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齐邬镇:情债难还 > 第六章 守护(3)

第六章 守护(3)

作品:齐邬镇:情债难还 作者:念苼 字数:23249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95shubao.net
    这里有两辆黑色汽车,三辆白车,五辆黑红色炫酷跑车,四辆黄色汽车。它们的车头摆放,让陆悦鸢有点难以寻车。

    厉鬼在陆悦鸢的后背是挂着的,探出头来看着她手机上的内容。他从头到尾的都把这条信息看了个遍,她放下手机,双眼怠慢的望着眼前的车辆。

    他从她背后下来,脑袋里记起那混蛋的车牌号。在这阴暗的地下停车场,陆悦鸢不由得感到寒冷。

    腿脚直哆嗦,她不敢停在这里,眼下自己老板的事情才是最为紧要。她走到车头前,快速的寻找车牌号。

    她的额头出汗,因为这里又冷又闷,自己还穿着个外套。在她不知道怎么办时,那里有辆黑红色的汽车正在响着。

    她坚信,那辆车一定是老板的!她快步的走到那里,发现那车门没有锁。她寻找着老板的手机,在前面的座位上她随便能拉开的地方寻找。

    她打开了右边车椅子面前的那边,陆悦鸢没有开过车,所以不知道那是什么?她坐在上面,车门突然间关上。

    这回陆悦鸢真的害怕了,她伸出头来观察四周。本来就够阴暗的停车场,忽明忽暗的那盏灯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砸碎。

    陆悦鸢现在毛骨悚然,吞声忍泪地骂道:“哪个小屁孩砸坏那盏灯的!未免也太调皮了,知不知道对于我刚工作,刚上班的小白来说,真的一点钱很有啊!我也不敢管家里要钱,你要是识趣点就赶紧亮灯!”

    她被气糊涂了,这盏灯已经坏了,她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东西,她打开手机电筒,秘书的短信发来询问找到了吗?

    陆悦鸢:嗯,找到了,我现在被关在车里面出不去。而且,这个车门有被东西划到的痕迹。停车场这边的等被人砸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秘书手到陆悦鸢的信息,这小姑娘被关在里面很正常。他发信息安慰他:没事的,慢慢来,总裁现在缓过来了,但还是很虚弱。我派人下去找你,在那别动。

    陆悦鸢坐在车内,马不停蹄的在车内四处寻找,没有时间理会男秘书。在她用手摸索着后面时,她摸到了老板掉落的手机。

    手机悬挂半空,怎么拽都拽不下来。过几分钟,总算是把手机拿到手,自己却跌倒在黑暗中摸着站起来。她摸到了只手,冰冷刺骨。

    汽车的窗外“咚咚咚”响着,似乎是有人在敲。慢慢地陆悦鸢看清楚那只手,惊恐万分把手甩掉。尖叫一声,窗外的敲窗户是声响更是惶惶不安。

    厉鬼在窗外进不去,原因是这个车内刻着符文。他没敲一下,符文就会散发金色光芒闪瞎他的眼睛。越是这样,厉鬼便不能善罢甘休了。因为被关在车内的,是他百年前的妻子令雯月。

    就算被符文伤着,也不能让那个女鬼害死自己的妻子。他比谁都要着急,他敲累了才察觉到自己媳妇的手机,从她口袋掉在车外。

    不愧是他媳妇,这么笨的也就只有她陆悦鸢了。厉鬼在车床外透过车窗看见,那个跟自己也是厉鬼的女鬼,慢慢伸出那双蓝色的双手想要掐死她。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男秘书说,是会派人下来,现在连个鸟毛都没见着!

    “陆小姐,你在哪?!”这个时候,陆悦鸢被女鬼掐的快要断气。她的手不停的朝窗口拍打着。力气太小,那群人根本听不到。

    这个女鬼,陆悦鸢也没有得罪过任何人,甚至人都没杀过。但这个女鬼,是真的想要杀死她。到底何愁何怨,不会是家里上一代干什么坏事报应到她头上吧?

    窗外的厉鬼急疯了,车灯一闪一闪的,车声引起那群人的注意。那群人成群结队的不到六个人,来到这辆车周围。

    其中一人打开手电筒,从窗外照进去。发现里面有个女鬼掐着陆悦鸢的脖子,吓的那人扔掉手电筒。带队是头疑惑,他拿起来又照了一便,什么人也没有。

    只见到陆悦鸢倒在车里面,他用力敲打门窗喊道:“喂!陆小姐在里面,车门锁死了快帮忙砸开!”

    “你不要工作了吗?敢砸书总的车子,你怕不是闲的?”

    “那你说怎么办?我打电话问问男秘书在做决定吧,我也赔不起这辆车。”

    不管陆悦鸢的那人出了个注意:“要不我们别管了,就说我们没找到,费那劲干什么啊你?”

    这没良心的,要是被书总发现她是闷死在里面,肯定会更生气。那个男人立即发信息问男秘书,男秘书同意砸车,由他来承担后果。

    其他人听后,上前来帮忙一起砸车。那个没良心的扣扣鼻子,就离开停车场。跟在陆悦鸢身后的那只厉鬼见他这样,生气的跟了上去想着定要给个教训才好。

    现在还不是时候,重要的先跟着那些人他不太放心这些人,会不会对陆悦鸢图谋不轨。

    那个担心陆悦鸢的男人挺好,自己背起陆悦鸢走回办公室的路上。他跟到电梯,回到办公室后,他才放心下来。

    他看到那个男人,面色憔悴,脸色变成黑色,呵呵,让他自求多福吧。男厉鬼跟在那个侮辱陆悦鸢生命的男人,在他看来是侮辱。

    跟着那个男人来到公司后面的小树林,男人正在抽烟。他躲在草丛处观察着,好逮住他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男人抽烟完,厉鬼上去抓住他的脚腕。男人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他低头看,一双苍白鲜红的双手抓住了他。

    他惊恐万分,尖叫后被拉人万丈深渊。只剩下个骨头,被厉鬼丢在小树林。

    办公室。

    陆悦鸢手里拽着她老板的手机,自己任然昏迷不醒。男秘书伸手试探有没有呼吸,他松了口气:“总裁,陆小姐没事。只是她昏迷不醒,人体冰冷苍白的不像人。”

    书总有力无气,眼神疲惫,身体像是被掏空那般地说道:“去把手机拿过来,你去联系一下那个大师。”

    “是。”男秘书轻轻地把陆悦鸢的手撑开拿出手机,小心的放下。但书总的手机有个密码锁,秘书站在那思考,书总知道他的困惑他说道:“密码是SXR4114094。”

    男秘书两眼直瞪着,SXR是书总的最喜欢的亲妹妹。书昕柔,很好听的名字,她很像书总办公桌那照片里的夫人。

    但是她死了,死于一场车祸爆炸,11月9日的下午4点44分,她才17岁。夫人伤心欲绝,精神崩溃的待在家里,不接受任何治疗。

    陆悦鸢脖子带着点朱砂珠子,从身上掉落在地。滚到书总的脚边,书总撑着身体,弯下身去捡起那朱砂珠子。

    有一颗的珠子,掉下来后,它珠体的朱砂粉末会带着珠子一起重重落下。就连粉末,也会沾到手指跟地面。黏糊糊的,像个鼻涕一样书总抽了几张纸,擦着触碰到朱砂粉的手。

    他不知道这是朱砂,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他摘下眼镜,闭眼眯一会儿。男秘书已经联系到那位素未谋面的大师:“大师,您好我是书氏集团的秘书,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对希望您能来一趟,这边有两位需要帮助。好谢谢大师。”

    电话那头的大师掐指一算,这件事情能管则管。不能管的,就不要去掺合,免的给自己招来横祸。

    但有一个人,他必须要帮的。那就是昨天同他坐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如今生命垂危。

    人有七魂六魄之说,那个女孩已经丢了三个,若在丢三个以上。别说生命垂危很有可能会被黑白无常带走,或者是变成孤魂野鬼。

    大师来到公司底下,男秘书跑下楼亲自去迎接。毕恭毕敬:“大师,请跟我来。”他跟在男秘书的身后,他左顾右盼,在这里发现两只厉鬼。一男一女,在则,公司的部分人员身上冒着黑色跟绿色的雾气。

    想必是其中一个厉鬼,正在吸取他们身上的阳气当晚餐。他们来到办公室,他见到昨天同车的女孩。

    女孩的脖子,有暗红色不明显的抓痕。大师又看看躺在沙发上的男人,他走到他面前。

    “你们老板身体器官快要被腐蚀,这里阴气太重。长年累月下来,身体会垮掉。”年轻的大师看出问题,男秘书想到自己要问的。

    “大师,我们老板这反应像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纠缠,但剩下的我看不出来。”男秘书问完,大师闭眼思索,说道:“你去把那些掉落的朱砂珠子捡起来,要那种不粘糊的拿去磨成粉末给我。”

    男秘书不理解大师的做法,只好配合大师也许大师自有他的安排。

    男秘书捡了几颗不粘糊的,在办公司内的衣柜上面寻找磨粉的模具。

    磨粉需要很长时间他听见,那位大师掏出毛笔跟黄色符纸,还是那种没有画符的。

    秘书也不敢磨蹭下去,使用全部力气去把粉给磨咯。大师在女孩面前蹲下,女孩被困在梦魇里。
最新网址:www.95shub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