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南岸有扶苏 > 第7章 青旅惊魂

第7章 青旅惊魂

作品:南岸有扶苏 作者:醉柒少 字数:52348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95shubao.net
    说是收拾东西,但是事实上唐棠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需要的生活用品直接到学校购买就好了。

    结果盛司夜却说因为唐棠是白老师特别看重的存在,所以这些东西学校都会提供。

    唐棠没有想到,学校竟然这么的大方,这样子一来自己只需要带一些简单的衣物就好了,反正根据盛司夜说的,学校规定穿校服来着。

    只要不离开学校的范围,自己也只能穿着校服了。

    当天两人便是入住了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青旅,盛司夜说今夜基本是不会睡觉了的,因此两人便是挤在了一间屋子里。

    盛司夜倒是也没有隐瞒,直接说这家青旅有东西存在,他要顺便把这玩意收了。

    唐棠很是期待,因此也没有拒绝。

    透过青旅的窗户往外看去,漆黑的摩天大楼像是巨人一样肩并肩的站立着,夜幕降临,行人匆匆,灯光闪烁。

    盛司夜抱着书依靠在窗前,而唐棠则是把毯子裹在了自己身上,蜷缩在不大的沙发上,意识渐渐地有些昏沉,隐约间似乎听见了远处传来的钟声。

    钟声回荡,似乎是来自很远很远的教堂,但是在唐棠的记忆里,这座城市没有大的钟楼。

    唐棠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胡思乱想着,觉得全身是无比的沉重,像是有什么重物压着。

    她突然想到月下漆黑的钟楼影子,拿着手电的人在黑暗中奔跑,但是光亮并不能照亮他脸上的黑暗,圆月慢慢的沉沦下去,似乎是在跳跃。

    就连唐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一幕,是那么的壮丽,疯狂又是那么的真实,好像自己曾亲眼目睹过这样的一幕。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听到那样的声音呢?

    这家青旅的隔音效果其实并不好,外面是喧闹的大街,人来人往,处处都是汽车鸣笛的声音,为什么只有自己听见那样单调的钟声?

    身上的重压突然之间消失了,唐棠坐了起来。

    一轮巨大的圆月透过窗户缓缓的升了起来,清冷的月光铺洒进来,像是银色的潮水一般,来势汹涌。

    一个男人沉默着坐在自己的身边,抬头迎着月光。

    唐棠四下张望,找不到盛司夜的影子,可是他的书还随意的放在窗户旁边,这里似乎只剩下了她和眼前的这个男人。

    唐棠觉得有些奇怪,甚至不敢大声的呼吸,这里有一种不敢打破的沉寂。

    她不明白眼前的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一定要坐在自己的身边,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等待着自己苏醒。

    她不紧不慢的将毯子掀开,也坐在了男人的身边。

    男孩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俊俏的脸上是淡淡的悲伤和沉默,似乎他已经经历了上千次的苦难。

    两个人沉默的看着月光,时间慢慢的流逝,就像是两个一起看海的人。

    “要唤醒我吗?”男人的声音是轻飘飘的。

    “什么?”唐棠不解的问道。

    “唤醒我吗?”男人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你又没有睡着,什么唤醒?”

    “那你就是不愿意了?”

    男人慢慢的扭过了自己的脑袋,他漆黑如墨的瞳孔里是一片不见底的深渊,仿佛是窥视人心的镜子。

    唐棠的意识在一瞬间被那样的黑暗吞噬了,她全身猛地一震,仿佛面临着死亡一般,下意识的便是往后闪去。

    而盛司夜此时正低着头看着沉睡着的唐棠,她的脸上已经冒出了点点汗水,小脸不安的挣扎着。

    盛司夜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的金光,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白老师说他的身上有着一个强大的鬼灵,只是还在沉睡,并没有被唤醒。

    所以现在产生的鬼域应该也是她体内的鬼灵搞的鬼吧?

    “啊!”

    唐棠的尖叫声把盛司夜也吓了一跳,立马挺直了自己的身子,走回了窗边。

    嘈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有行人的说笑声,有汽车的鸣笛声,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在一瞬间响了起来。

    自己还在做梦吗?

    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做过两个连在一起的梦,明明上一个梦她还看见了钟楼前奔跑的人,下一个梦却是在和一个陌生人交谈。

    “做噩梦了?”

    盛司夜似乎是随意的瞥了自己一眼,“梦里什么东西吓到你了?”

    唐棠咽了咽口水,擦去了额头的汗水,是什么东西吓到自己了呢?

    是那个男人漆黑的眼眸吗?还是因为其他的?

    “咚——咚——咚——”

    是有人在敲隔壁的房门,随即便是传来了一个空灵的女声,“有人吗……”

    但是房门里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那个女声夹杂着一丝的失望,“噫~没人啊……”

    紧接着便是传来脚步声,像是有人拖着沉重受伤的腿,一蹦一跳的来到了门前。

    只是也许只有一只脚站立的缘故,跳一下之后还要停顿好几秒才会响起下一声,这样的脚步声竟是比敲门声更加的惊悚。

    又是几声咚咚咚的敲门声,听声音应该是唐棠他们房间的对门,“有人吗……”

    敲门声一声挨着一声,像是扣在了唐棠的心脏上。

    可是没有记错的话,唐棠和盛司夜入住青旅的时候,老板还特地的交代了一句,二楼没有人住,没人会听见什么声音的。

    这个女人又是来找谁的?

    唐棠紧张的看着盛司夜,而后者只是一脸的淡然,只是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房门。

    也许是因为之前盛司夜将自己的阴阳眼打开了的缘故,唐棠觉得屋外的女人不是人,而是那样的东西。

    “现在我们怎么办?”

    盛司夜只是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即便是走到了房门口,双手插兜,似乎在等待着那个女人敲响自己的房门。

    “噫~没人啊……”

    “咚——咚——咚——”

    “有人吗?”

    盛司夜的手落到了门把手上,却并未出声,只是他一只背在身后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夹住了一张黄符纸。

    和之前见到的差不多,没有细看,因此唐棠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

    “噫~”

    正当唐棠以为那个女人就会这样离开,然后去敲下一间房门的时候,声音确是戛然而止。

    “嘻嘻~我看见你啦!”

    “咚——咚——咚——”

    敲门声一声挨着一声,越发的急促了起来,好像是屋外的人越发的着急了起来。

    那个动静就像是要砸门一样,屋外的人,准确来说是屋外的东西要闯进来了!!!

    “咚!咚!咚!咚!”

    正当唐棠以为门就要被砸开的时候,盛司夜却是一脸的淡定,好像早就做好了那个人闯进来的准备。

    只是砸门声戛然而止,一瞬间周边的一切都陷入了死亡一般的寂静,就像是刚才一样,什么都消失不见了。

    但是这一次唐棠看见盛司夜还在自己的身边,心里也安稳了不少。

    “小心!”

    唐棠看见一只漆黑的手竟是硬生生的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朝着盛司夜的脚踝就抓了过去。

    其实用不上唐棠提醒,盛司夜也早就有了防备,他手中的黄符纸突然被点燃落下,径直的落到了那只黑手上。

    那只黑手突然被残余的火苗点燃,猛地缩了回去,紧接着便是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那样的叫声就像是一个人活生生被点燃了一般,实在是骇人,唐棠莫名的觉得有些刺耳。

    她下意识的便是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盛司夜的举动似乎是彻底的惹怒了屋外的女鬼。

    屋内的灯光原本就很昏暗,现在更是彻底的暗了下来,头上的点灯在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便是再也亮不起来了。

    玻璃碎片也应声碎裂开来,唐棠感觉自己的手背传来一阵的刺痛,似乎是被什么利刃割破了一般。

    在响声过后,唐棠连忙摸出自己的手机,凭借着手机的光亮,依稀看清楚了屋中的情况。

    盛司夜还是屹立不倒的站在门前,就像是一座挺拔的小山。

    他并没有回头,就那样直直的站在那里,似乎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自顾自的嘀咕着。

    “果然是一个麻烦的家伙。”

    接下来的话他是对着唐棠说的,“待着不要动,拿好你的手机,里面有东西可以保护你不受鬼域的影响。”

    “鬼域?”

    唐棠的脑海里迅速的闪过资料上关于的鬼域的介绍,鬼域是怨气大的鬼利用自身的怨气幻化的屏障一样的东西,在鬼域内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处处都是致命的危险。

    唐棠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手机,觉得自己只要不给盛司夜添麻烦就是了。

    她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从心底里打定主意不再插手盛司夜的事儿,学长怎么会需要自己这个新生帮忙呢?

    正想着的时候,却是察觉到了一只手扶上了自己的脚踝,那样的冰冷唐棠是熟悉的,那天那个熊孩子也是这样握住了自己的脚踝。

    只是这只手明显更大,也更冷,是不是说明这只鬼的怨气更大呢?

    “啧,进来了?”

    是盛司夜的声音,随着盛司夜的靠近,那阵冰凉很快便是褪去。

    虽然这种事情已经经历过了一遍,但是唐棠还是会觉得下意识的恐惧。

    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流站在了自己的跟前,唐棠也不顾形象的直接环抱了上去,“你不是说握紧手机就不会有事儿了吗?!”

    盛司夜轻笑一声,依旧是不在意的,“我是说了啊,你这不是没事儿的吗?”

    唐棠缓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屋内一片凌乱,盛司夜扳开了唐棠的手,“等一会儿就好了。”

    突然间唐棠的眼睛猛地睁大,目光越过了盛司夜,看着门的位置咽了咽口水。

    盛司夜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什么,他目光微微一转,朝着唐棠只是笑了笑,眼中尽是玩味,看不出他有多紧张。

    女鬼穿着一件吊带裙,但是唐棠也分辨不出那是什么颜色的。

    原本应该苗条的身材此时却是像麻花一般拧在了一起,说不出的诡异,一股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她的脑袋滴在了地上。

    只是女鬼并不是站立着的,而是脑袋着地,像是后翻身的姿势定格了一般。

    脖子的骨头应该是断裂了的,因此脖子上的肉也堆在了一起,时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看着女鬼因为无法行走,只是脑袋着地发出撞击地面的声音,“咚——咚——”

    唐棠似乎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原来女鬼并不是单脚站立,而是只能靠着自己的脑袋行走,拖着的也不是什么受伤的腿,而是拖着她沉重的身子!

    如果刚才盛司夜或者唐棠在她敲门的声音,趴下自己的身子从门缝去看,就能看见一个扭曲的人正在用一双血淋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屋中的一切。

    “嘻嘻~我看见你啦!”

    她的手原本是背在身后的,但是此时也反转扭曲趴在了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有一只手上还有烧焦的痕迹,这应该就是刚才盛司夜用符纸烧伤的那一只手吧。

    女鬼的眼眶是漆黑的一片,短暂的调整自己的姿势之后便是猛地朝着盛司夜冲了过来。

    只觉得一股寒气直逼面门,唐棠因为恐惧甚至忘记了出声,只是呆呆傻傻的坐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

    原来在极度的惊恐之中,人是发不出一点的声音,就连大脑也是停止了运转。
最新网址:www.95shub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