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启明 > 第七章:我喜欢七这个数字代表转折

第七章:我喜欢七这个数字代表转折

作品:启明 作者:摩先生 字数:25085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新网址:www.95shubao.net
    见言见志,其行亦断也。伪装是沉默的艺术。

    吕正平观察下的四方城人,市侩而守成,一方面,欺软怕硬。另一面,遵循旧制。

    大隐于市,吕正平扮演过很多人,可以说是一位出色的演员。

    他瞄准了东市,那是一处人流密集,鱼龙混杂的物品集散地。只在这东市里走了一圈,手里不知多了多少钱货,小偷也是一份技术职业。

    耐得住寂寞,善于观察学习,都是优秀品质。吕正平租了一间不起眼的房子,甚至在一天内找了一份工作。此时他满脸胡子,一身糙布衣,肩扛着麻袋,成了光荣的卸货工人。

    混迹于鱼龙之间,静静观察。

    而外面的情况就没有城里这般井井有条了。

    乔木梁和俞思进两人地毯式搜索了两遍,终是发现了一些线索,当二人重新站在三日前站过的地方时不禁唏嘘感慨。

    “看来,当时他就在咱们脚下?”

    “是我大意了。”乔木梁说道。

    “谁能想到呢?”

    “这个人不可小觑。你说他现在在那?”

    俞思进沉思着说道:“我猜,多半已经走了。”

    乔木梁道:“你说他会不会潜入四方城?”

    俞思进一怔,他可没想过这一点,不禁说道:“他不会那么大胆吧?”

    乔木梁却道:“他敢藏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还不敢进四方城,向东的路咱们堵死了,向南还是咱们的地盘,向北那片森林谁也别想活着出去,向西等于他又回去了,我猜他肯定不甘心回去,再说四方城人口密集,人流颇大,外来人很多,多一个人并不起眼,也不会引起注意。还能伺机而动。”

    俞思进问道:“他还敢报复?”

    “我们又没有见过他,怎知他不敢?”

    “小妹见过。”俞思进突然说道。

    乔木梁道:“不敢拿秋白冒险,目前对咱们还是有利的,只要他还在四方城的范围内不怕找不出来。眼下三天过去了,要防着别人惦记,人手就显得捉衿见肘起来,还得调人。”

    俞思进觉得乔木梁分析的有道理便道:“我回去把事情跟父亲说一声,调人应该不是问题。”

    “一切从速!”

    “放心!”

    “小伙子,打哪来的?”吧嗒着烟袋锅子的老汉坐在麻袋上休息,瞧着身边的陌生面孔问了一句。

    吕正平低着头不说话。

    身边一个露着黝黑膀子的汉子说道:“他是个哑巴。”

    “嘿,可惜了,长的不错。”老汉磕打两下眼袋咂巴嘴说道。

    “怎么你又给你那孙女张罗亲事?”黑汉子调笑道。

    老汉瞥了一眼汉子道:“谁要是娶了我那孙女还不的美死。”

    “你可得了吧,比我都能吃谁养得起。”

    “瞧你那穷巴样。”老汉不屑一顾的说道。

    “起来,起来,干活了!”有人过来催促。

    老汉走到吕正平身边连说带比划道:“家里还有什么人?”

    吕正平故作不明白,起身干活去了。

    三天时间足够他摸清四方城的情况,城里不缺聪明人,想必有人已经猜到他可能藏身四方城里。只是城大一时半会找不到,可并不代表真的找不到。

    观察入微还能发现很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说城里藏着一些居心叵测的人。

    很多在吕正平看来用滥了的手段,四方城里却随处可见,比如,暗号,接头方式,还有简单的密码。内行看门道,只要瞧见了,多半不会错。

    他就顺着一道暗记找到了一处绝对不是四方城友人的暗庄。并成功的偷听了很多重要信息。

    今晚他打算再去听听。说不定还能利用一下。

    夜幕降临后,吕正平回到租住屋,乔庄打扮一番,出来时像换了一个人,从胡子拉碴的落魄青年摇身一变成了耄耋老人。看他那颤颤巍巍的样子,一阵风都能吹倒。

    轻车熟路般七拐八绕,躲进暗庄一处隐蔽角落,静等夜幕更深,好戏开始。

    整个城市仿佛睡着般安静,暗庄里开始有人走动,吕正平一直等着,待一会儿,他们就会钻进假山里面,那里面有个密室,正是他们密议的地方。

    想听见谈话还要费一番功夫,仅有的狭小的通风口是唯一不暴露还能听见说话的地方,不过要到达那处通风口还要走很长一段路,期间还要躲避把风的探子,难度还是很高的,不过对于吕正平而言一般般吧。

    顺利趴在通风口上面,听里面传来的声音,似乎刚刚好。

    “事情查清楚了,他们在找人,据说那人身上藏着法外宝藏。”

    “果真!”从声音上能听出此人很激动。

    “千真万确,舞蝶传来的消息不可能是假的。”

    “舞蝶!那一定是真的。”

    “我们这边人手够吗?”

    “一百三十六人,小范围内应该够了。”

    “确保万无一失,还是向家族求援吧。”

    “如果真的是法外宝藏,出动一名尊者也不为过。”

    “尊者?”

    “当然不能是家族本部的尊者,杨家不是有一个吗?”

    “听说而已,没有见过,他们能同意吗?”

    “确有一个,不过隐居多年,我也没见过,哪能由得他们!”

    “用飞传,明日便能收到。”

    “走哪条线?”

    “明金茶楼。”

    “好,现在就去。”

    明金茶楼,吕正平也要去看看热闹。

    明金茶楼规模不大,吕正平还没去过,摸不清里面的情况,便爬上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刚好能看个七七八八。

    便见有人偷偷摸摸进了茶楼,不一会儿一只鸟从茶楼里飞了出来。吕正平掏出枪自带肖茵器,啪的一声闷响,小鸟被打中了,坠落。

    茶楼里三个人正在交谈,隐约听见一声闷响,也没当回事。继续交谈。

    吕正平找到小鸟坠落的地方,从鸟腿上拔下密信。回到出租屋,展开看,上面写着两行字:事已查明,确如猜测,可遣杨家尊者助其争夺。何玉建议。

    纸条不大只能写这么多字,吕正平也只弄明白大概。

    脑子里突然有个大胆计划浮现出来。

    再次将木盒打开,那张地图就躺在里面,吕正平怎么看它都不像什么宝藏,还是说它是指引找到宝藏的地图,可这张图实在是抽象的厉害,看不懂只是其次,要命的是可能是氧化了,地图似乎没那么清晰了。为了防止哪天它真的变成一张白皮,吕正平准备临摹几张以防万一。

    平淡无奇的生活不能没有调剂的方法,有时喧嚣有时平静。有时只是一个念头,或有大不同的趣味,多少人循规蹈矩,就像摸惯了武器,刑惯了凶。

    俞肄乾不想把过多的时间浪费在四方城中,今日,准备打道回府。

    只是昨晚大儿子报上来的事情让他左右为难。

    猜测终究不靠谱,对那个怪人的处置也就变的模棱两可起来。

    四方城并不大,相对于丰州其他城市来说的确如此,但地域面积也不算小,如果按照提上来的计划布置人手,那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人能够的。

    南边与何家的暗中较量一刻都没停过,家族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尤其是他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俞肄坤,家族四兄弟里他的野心最重,更不愤自己这个大哥坐上族长的位置。他怕离家久了那个野心家鼓捣出什么幺蛾子,与之相比,一个猜测或者传说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一大早他把儿子叫过来说道:“思进,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了,你也知道,南边不可松懈,我只能从其他地方派人过来,凡是多听听你母亲舅舅的意见,还有,看好了你小妹。”

    俞思进问道:“父亲,您要回去?”

    俞肄乾叹气道:“也不瞒你,我是不放心你二叔。”

    俞思进点头,道:“父亲放心,我一定能抓住那个油滑的家伙。”

    俞肄乾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你也要小心,不可轻敌。”

    送行的队伍拉的很长。

    乔木晨,俞思进,俞思远,俞秋白站在队伍前头。俞肄乾走到妻子面前道:“木晨,这些年委屈你了。”

    乔木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若说没有怨言那是瞎话,可毕竟给他生了一儿一女,感情尚在。她也知道让她守在四方城也是没办法的事,后辈里目前还没有刊用的人才,也许再过几年夫妻便可团聚,只是那时是什么光景谁也说不清。

    乔木晨道:“路上小心。”

    俞肄乾苦笑摇头,看了又看,终究将目光移到女儿身上道:“留在你母亲身边我也放心了,今后不可再肆意妄为。”

    俞秋白低着头不敢与父亲对视,虽说父亲没有严厉的教育她,但她终究是有的过分,嗫嚅着说道:“女儿不敢了,父亲一路保重,注意身体。”

    俞肄乾欲言又止,看向俞思远,若说后辈里最对他眼的就是自己这个堂侄。三弟膝下独子,为人沉稳,处事周全,最重要的是与世无争的恬淡性子,相貌还很出众,俞肄乾有时再想若是自己的儿子该多好。这些年一直带在身边历练,今次也留在四方城帮助乔木晨处置内政。

    “思远,你大哥这人性子急你多看着点,大伯看好你,今后必将成为咱们俞家的栋梁之才。”

    俞思远微笑点头,道:“大伯放心,我省得。”

    “好,好。”最后看向俞思进道:“你也长大了,是该为我分忧的时候了,凡事三思而后行,多听听别人的意见。”

    “父亲,儿子知道。”

    俞肄乾也没什么好说的,转身骑上马,扬长而去。
最新网址:www.95shubao.net